植物品種錯版的兩面價(jià)值 | 虹越視角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1-22    瀏覽:0

在追逐植物新品種的過(guò)程中,難以避免會(huì )遇到品種不對版的情況,花友們相對友好地借用了收藏界錯版的概念來(lái)形容這種現象的存在。


當錯版引申為植物品種差錯時(shí),錯的一方會(huì )被棄如敝履,而被錯版的正版品種則會(huì )變得更有價(jià)值(至少是炒作價(jià)值)。


植物品種錯版因何會(huì )演變成兩個(gè)品種之間價(jià)值的天差地別?下面讓我們來(lái)一探究竟。



落差感導致的“驚嚇”與失望

催生的另類(lèi)“造神”現象


與收藏界因錯版存量極少,更受收藏玩家追捧、甚至愿意花高價(jià)收購不同,植物品種的錯版,在消費者翹首以盼的漫長(cháng)等待中,很容易從驚喜變成了驚嚇。


花友們滿(mǎn)懷期待地選擇了自己心儀的品種,結果開(kāi)花時(shí)的實(shí)物雖然和詳情圖不能說(shuō)是毫不相關(guān),但也不能說(shuō)是一模一樣,時(shí)間、金錢(qián)與精力全部錯付。


因此錯版在園藝界的地位直接一落千丈,成為消費者心中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”中的那個(gè)失望。


然而越是失望,就越想找回正版這個(gè)“親生孩子”,尤其是在其他消費者曬出美美的正版時(shí),其落差感也就愈發(fā)強烈。


這時(shí)正版也就迎來(lái)了它真正的流量高峰期,逐漸走上“神壇“。



特殊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與植物特性

造成的3起錯版案例

這種情況和消費心理優(yōu)勢如何產(chǎn)生的,我們也決定用“自揭老底”的方式,通過(guò)真實(shí)發(fā)生在虹越的3起錯版案例,來(lái)透過(guò)現象看本質(zhì)。


案例1:鐵線(xiàn)蓮“約瑟芬”的錯版


2011年虹越從荷蘭進(jìn)口了一批很多品種的鐵線(xiàn)蓮,其中有一款重瓣鐵線(xiàn)蓮“約瑟芬”,植物狀態(tài)以及對應的標簽和描述無(wú)一不在彰顯它們是非常成熟的園藝產(chǎn)品。


然而到了第二年4月,鐵線(xiàn)蓮陸續迎來(lái)花期時(shí),花友們紛紛反映花不對版。


這次錯版是該品種全錯,等于當年沒(méi)有人拿到正版的,“約瑟芬”的地位高漲,一下子變得稀缺。


但等到正版品種的需求得到滿(mǎn)足后,市場(chǎng)也就慢慢回歸了平常。


案例2:鐵線(xiàn)蓮“蘋(píng)果花”的錯版


時(shí)間來(lái)到2018年,虹越進(jìn)口了非常熱門(mén)的鐵線(xiàn)蓮“蘋(píng)果花”進(jìn)行預售,但到第二年,購買(mǎi)的部分客戶(hù)發(fā)現了花色發(fā)白的問(wèn)題。原來(lái)是80%左右的“蘋(píng)果花”錯成了“雪舞”。


碰巧拿到正版的花友開(kāi)心上天,到處曬炫,這更讓“蘋(píng)果花”與“雪舞”兩個(gè)本沒(méi)有差異的品種完全走向了不同的命運。


它們都屬于威靈仙型常綠鐵,在外觀(guān)上差別非常小,且花開(kāi)都有香味,但是開(kāi)粉花、花瓣偏圓的“蘋(píng)果花”在接下來(lái)引發(fā)了人們的哄搶。


案例3:櫟葉繡球“和聲”的錯版


2019年,櫟葉繡球“和聲”錯版事件則從另一個(gè)緯度佐證了演變。那一年,虹越進(jìn)口了3000盆“和聲”,才到苗圃還沒(méi)上架,迅速被搶購一空。


結果在第二年春天,部分花友發(fā)現了開(kāi)花為松散的單瓣的錯版現象,而虹越繼續進(jìn)口留苗圃觀(guān)察也發(fā)現了20%的錯版概率。


本項目后來(lái)再次出現錯版,重瓣的“雪花”錯成了單瓣,一波三折,櫟葉繡球的錯版從2019年甚至延續到了2023年春季。


這個(gè)案例的原因在于,櫟葉繡球在國外的市場(chǎng)認可度區別不大,大眾喜愛(ài)度也勢均力敵,因此在苗圃端就會(huì )出現小部分“互相串門(mén)”的現象。


因為繁殖難、進(jìn)口難,加上多次進(jìn)口又多次錯版的推波助瀾,在茫茫繡球海中,本來(lái)可以說(shuō)是“平平無(wú)奇”的“和聲”直接飛升,而其他櫟葉繡球同伴們只能繼續成為坐冷板凳的陪襯。


上述的這三個(gè)錯版案例,歸根到底還是需要從進(jìn)口植物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和植物特性講起。


和早期國內園藝市場(chǎng)上充斥著(zhù)的夸張宣傳、刻意售假、以次充好的產(chǎn)品不同。


進(jìn)口植物大多來(lái)自于具備極其成熟生產(chǎn)體系的發(fā)達園藝國家,這些植物在各個(gè)方面都展現了消費者所期待的園藝產(chǎn)品的樣子,且大部分的進(jìn)口也并沒(méi)有辜負消費者的期待。


不過(guò)盡管進(jìn)口植物生產(chǎn)商管理嚴謹,也不免出錯。諸如產(chǎn)品管理上的失當,將產(chǎn)品標簽與相似性極強的植物張冠李戴,使得銷(xiāo)售端和消費端無(wú)法在剛拿到的時(shí)候正確的按圖索驥,都會(huì )導致了植物出現錯版。


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它是由于植物生產(chǎn)、操作和運輸等環(huán)節過(guò)多而造成的偶發(fā)性現象。

圖片


這種現象下,正版和錯版往往是同科同屬甚至是同產(chǎn)品系列的產(chǎn)品,顏值、抗性等各方面程度不相上下。


因此,在還未表現出它們的真正的觀(guān)賞性狀(獨特的花/果/葉)之前,錯版與正版就像是京劇臉譜,今天都掛著(zhù)綠臉,而后才分別變成了紅臉與藍臉。


人為的失誤使得它們的市場(chǎng)命運發(fā)生實(shí)質(zhì)性的改變,所以說(shuō),市場(chǎng)有時(shí)候就像是一個(gè)非常有趣又行事詭異的孩子。


錯版會(huì )存在,但不會(huì )一直存在


錯版的痛苦與驚喜,未來(lái)是否仍然會(huì )象個(gè)幽靈一樣,時(shí)不時(shí)的出現呢?


由于錯版事件的存在,“正版”和“錯版”這兩個(gè)本可以各自放光彩的品種自此站上了天平的兩端,正版產(chǎn)品這一端的砝碼不斷加重,而錯版則失去了姓名變得無(wú)人問(wèn)津。

圖片


與此同時(shí),錯版事件的發(fā)生也在朝著(zhù)另一個(gè)戲劇化的方向演變。


消費者和銷(xiāo)售方發(fā)現錯版往往也得等到第二年植物展現性狀之后,而正版抵達市場(chǎng)的時(shí)間也很漫長(cháng),長(cháng)久的空缺直接加劇了消費者的正版狂熱。


不過(guò)可以放心的是,這種差異不會(huì )一直存在。當正版不再那么稀缺時(shí),消費者就會(huì )從狂熱中逐漸清醒,曾經(jīng)處在對立面的兩個(gè)品種也會(huì )退回它們原本的位置上。



植物活體的特殊性導致錯版事件不會(huì )就此滅絕,也許不久就會(huì )出現下一對“倒霉蛋”站到天平的對立面,接受消費者情感的審判。


但是我們相信,隨著(zhù)行業(yè)體系的愈發(fā)完善,錯版事件就像時(shí)滾滾園藝洪流之下偶然撲起的小水花,時(shí)而存在,也會(huì )一瞬而過(guò)。


到那時(shí),消費者們可以放心購其所愛(ài),植物們也可以各自大放光彩。

圖片